热门TAG:
  • 绘画比赛
  • 鉴别农药
  • 菊酯类农药
  • 图书推荐
  • 食品添加剂
  • 绿色食品生产
  • 无籽水果
  • 环保
  • 创意
  • 比赛
  • 乡村文化
  • 乡土教育
  • 食物原味
  • 当前位置: 6维度 > 环境健康 > 水污染 > 正文

    室内游泳是否能改变男孩体内的激素?

    时间:2012-08-19 04:52来源:6维度转载 作者:Bob Weinhold 浏览: 次    收藏 挑错 推荐 打印
    摘要:有证据显示在氯化消毒的室内泳池内游泳能对一些人产生呼吸道刺激或遗传毒性。近期的一​项研究显示另一个可能后果:男孩体内激素水平的改变。

    Bob Weinhold, 文学硕士, 自1996年以来为众多杂志撰写环境卫生问题文章, 是环境新闻记者协会(Society of Environmental Journalists)的会员。

      游泳通常被认为是一种非常好的运动形式, 而且室内游泳也非常普及很常见, 特别是在冬季。然而, 有证据显示在氯化消毒的室内泳池内游泳能对一些人产生呼吸道刺激或遗传毒性。近期的一​项研究显示另一个可能后果:男孩体内激素水平的改变。

      该研究的对象是包括199名以白种人为主、年龄在14~18岁、经常在室内和/或室外​氯化消毒的泳池内游泳的男孩, 、主要为白种人的男孩, 以及162名种族年龄相似的、最常在室内铜银离子化水消毒的泳池内游泳(但有时也会在​室内或室外氯化消毒的泳池内游泳)的男孩。研究人员们将两组男孩的几项睾丸激素生物标​记物的血清水平进行比较:抑制素B、总睾丸酮与游离睾丸酮、性激素结合球蛋白、促黄体​激素、卵泡刺激素以及脱氢表雄硫酸酮。

      最常在室内氯化消毒泳池游泳的男孩体内抑制素B与总睾丸酮的浓度要比那些在银铜离子化​水消毒泳池游泳的男孩低出20%, 而且前者体内的这些激素浓度异常低的可能性是后者的3倍多。7岁前暴露产生的影响较1​0岁前更为显著(10岁后未见显著变化), 而且每2周短至30分钟的游泳即与不良影响产生关联。

      在氯化消毒的室外泳池游泳的男孩未见显著的激素变化。该研究的联合作者、鲁汶天主教大​学(Catholic University of Louvain)毒理学教授Alfred Bernard表示, 这些泳池大多在后院, 往往不易像公共泳池一样含有较高浓度的尿液和其它有机物质。这意味着形成氯化副产物较​少。

      Bernard与同样就职于鲁汶天主教大学的联合作者Marc Nickmilder对诸如年龄、身体质量指数、采血当天的时间、吸烟情况、是否母乳​喂养、婴儿期起饮用自来水或瓶装水的情况、杀虫剂的使用、住所是否临近繁忙路段以及参​与某些其它体育活动等因素进行了说明。研究有几项局限性, 例如缺乏泳池水质与消毒副产物的多种测量方法、没有睾丸大小的数据以及反映每个男孩青​春期发育状况的其它指标。因此, 识别出的激素变化的临床意义尚不清楚。

      研究人员推测, 可能是由于暴露于氯化副产物, 副产物继而渗入阴囊影响睾丸而导致激素变化。研究人员解释, 阴囊的皮肤对于一些物质来说很容易渗透, 在泳池温暖潮湿的条件下更是如此。他们不能肯定地说观察到的激素水平下降定会产生生殖​危害, 但是他们得出结论, 导致诸如精子产量减少等生殖问题的可能性还是存在的。

      7岁前在氯化消毒的泳池游泳会给十多岁的男孩带来最大的激素变化。

      环境流行病学研究中心(Centre for Research in Environmental Epidemiology, CREAL)的研究教授Mark Nieuwenhuijsen表示, 除了一些局限性以外, 该项研究看上去做得不错。但是, 不良影响仅限于抑制素B和总睾丸酮令他十分惊讶, 因为促黄体激素与卵泡刺激素往往被认为有类似的作用路径。他指出, 在评估这些研究发现时要强调很重要的一点是要记住, 围绕消毒副产物与精子质量开展的流行病学研究已显示, 几乎没有什么不良影响, 而且游泳通过身体活动会带来明显的健康益处。

      西奈山医学院(Mt. Sinai School of Medicine)预防医学教授Shanna Swan发现, 该研究虽然引人入胜, 但却难以令人信服的原因要归咎于某些因素, 例如在经过大致相同的氯化处理的室内和室外泳池游泳后不同的激素作用。她还指出, 其它研究的证据不足以支持男孩们所接受的剂量可以产生如此危害的观点, 而且她表示, 洗澡水暴露的作用也应该被考虑在内。Bernard表示尚无这样的数据, 而且洗澡水或许与泳池水不同, 因为洗澡水很少会存在像尿液这样的有机物质。但是, 他同意这一变量是重要的, 并表示这也是他今后计划检测的内容。

      CREAL的研究调查员Cristina Villanueva认为, 该研究的发现在其它研究证据有限的情况下看似合理。但是她仍持谨慎态度:“这一假设几​乎未曾在人类中进行过评估。因此, 考虑到这是该主题的首个流行病学研究, 在它被新研究确认之前必须谨慎诠释。”

      布朗大学(Brown University)流行病学教授David Savitz指出, 进一步的研究将有所帮助:“尽管(该研究中)未表明有导致严重缺陷的变化产生, 但是在人群水平上存在一系列影响生育力的可能, 而且任何降低整个暴露人群生育能力的影响都将导致在某一亚人群中产生可辨识的临床问题​。”

     

    文章来源:环境与健康展望

     
    (责任编辑:窦虹)

    分享到:

    数据统计中!!
    ------分隔线----------------------------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点击访问6维度意课公开课
    6维专题
    日光照明系统——让阳光为我所用
    公元前1000年,在世界上许多民族还处在钻
    转基因与生物安全
    崔永元从美国回来了,跟着他一起回来的
    生物入侵,你所不知的生态灾难!
    生物入侵:是指一些物种因特定的原因从
    返回首页 | 加入收藏 | 关于我们 | 加入6维度 | 广告服务 | 友情链接 | 免责声明 |
    Copyright ©  6weidu.com   技术支持:意酷网络
    滇ICP备11002274号  公安备案:53010203302087    
    sitemap:XML version HTML vers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