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TAG:
  • 甜食,危害大
  • “一带一路”
  • 气候变化
  • 中国
  • 培训班
  • 穴居
  • 泥鳅
  • 欧洲
  • 新物种
  • 莲雾
  • 如何吃
  • 吃法
  • 稀饭
  • 当前位置: 6维度 > 6维看点 > 6维编译 > 正文

    农药与儿童:家庭和学校的农药污染

    时间:2017-04-21 16:15来源:6维度编译 作者:菁菁 浏览: 次    收藏 挑错 推荐 打印
    摘要:亚洲和大洋洲有关家居环境农药污染的研究为数不多,但美国相对丰富的研究,有助于预测其他地区的类似问题,至少指出了可能出现问题的关键点。美国的研究指出,本国居民家中普遍存在农药污染。主要污染物为拟除虫菊酯、有机磷类卫生杀虫剂,以及庭院用除草剂、木材防腐剂(农药)、建筑用材防虫剂(有机氯农药),以及农业区的各种农药。房屋被污染,住在里面的孩

    亚洲和大洋洲有关家居环境农药污染的研究为数不多,但美国相对丰富的研究,有助于预测其他地区的类似问题,至少指出了可能出现问题的关键点。美国的研究指出,本国居民家中普遍存在农药污染。主要污染物为拟除虫菊酯、有机磷类卫生杀虫剂,以及庭院用除草剂、木材防腐剂(农药)、建筑用材防虫剂(有机氯农药),以及农业区的各种农药。房屋被污染,住在里面的孩子也无法幸免。

    城市儿童

    城市家庭喷洒农药防治苍蝇、跳蚤、蟑螂以及其他害虫,可能使儿童的农药暴露量非常可观。美国明尼苏达州的研究发现:家庭常用农药时,孩子的农药暴露程度比用井水的非城市家庭的孩子更高。一项为期5天的监测发现, 98%的城市儿童的尿样检出毒死蜱代谢物,46%检出马拉硫磷。它们在儿童体内的含量甚至高于成人。

    使用农药防除家居害虫、庭院除草、控制病媒生物(如:蚊子)、控制园艺害虫(如:地中海果蝇、苹果蠹蛾)时,可能导致较高程度的室内农药暴露。儿童拟除虫菊酯类农药暴露的主要源头之一是家居农药。居住环境拥挤、卫生条件差的地区,农药暴露量可能更大,尤其是贫困儿童。

    澳大利亚近期研究发现,学龄前儿童广泛存在有机磷和拟除虫菊酯农药暴露。尽管多数情况下,农村儿童的农药暴露程度更高,但城市儿童的毒死蜱和联苯菊酯(bifenthrin)暴露程度也较高。这或许是由于家居和农业环境都广泛使用这两种农药。澳大利亚儿童的有机磷和拟除虫菊酯农药暴露程度高于美国和德国。

    随着2,4-D除草剂在美国的推广使用,已在室内空气和家具表面(如:桌面)发现该除草剂的残留,大多由喷洒农药的户主或宠物带入室内。孩子接触桌面等残留农药的器物表面,每天可输入高达30微克的农药(饮食摄入量约为1微克/天)。

    室内灰尘(尤其是老房子)可能含有建房时用于木头防蛀的农药残留,例如:氯丹、滴滴涕、狄氏剂、七氯和林丹。美国很多地方的室内空气和家具表面均检测到这些已禁用的持久性有机氯农药。通过皮肤接触,每日摄入的计量就可能超过“可接受的每日摄入量”(acceptable daily intake)。美国室内粉尘中发现的其他农药包括:联苯菊酯、氟氯氰菊酯、氯氟氰菊酯、氯氰菊酯、溴氰菊酯、氰戊菊酯、甲氰菊酯、氰戊菊酯、氯菊酯、醚菊酯、苄呋菊酯、胺菊酯。美国北卡罗莱纳州199户家庭的室内粉尘农药残留调查研究发现多种农药成分:苄氰菊酯(99%),邻苯基苯酚(95%),毒死蜱(82%),氯丹(71%),滴滴涕(38%),七氯(36%),二嗪农(33%),滴滴伊(28%),甲氧滴滴涕(26%),西维因(21%),氧桥氯甲桥萘(17%),林丹(5%),二氯苯氧乙酸(3%),草不绿(1%)。

    农村儿童

    农村儿童的情况更糟,特别农业工作者的孩子。他们可能早在母体子宫内即已暴露于母亲喷洒或接触的农药。他们经常在田野中玩耍或在田里陪伴父母干活。当父母回家时,会将有农药污染的土壤和灰尘带到家里和车里。与此同时,他们的衣服和皮肤可能受到农药污染。当清洗衣服时,农药残留很可能污染孩子的衣服。儿童很可能因附近喷洒或空气残留而暴露于农药污染物中。此外,他们的饮用水可能比城市含有更多农药残留,尤其采用井水时,也可能由于直接食用新鲜采摘的食物而摄入农药残留。

    有研究评估了美国农业工作者的孩子农药暴露量,量化评估发现:11.5万种暴露场景中,绝大部分的场景(95%)的毒死蜱暴露剂量足已威胁儿童健康。

    一系列研究证实了使用农药和家居环境农药残留的关系:农业区域居民中,农药喷洒工的居家环境农药残留量最高,其次为农场工人,非农业居民家庭的残留量最低。另外,农业从业者家中灰尘的农药含量是非农业从业者的7倍。所有被检测的农药喷洒工家庭(100%)都检出毒死蜱残留; 90%农业从业者家庭的灰尘样本中检出毒死蜱,二嗪农,四氯二甲基(DCPA)和氯菊酯。美国爱荷华州29个农药喷洒工家庭收集的230份灰样中,除2份外其余均检出莠去津残留。农户家中检出的农药成分还包括:丙烯菊酯、谷硫磷、西维因、敌草索、氯氰菊酯、2,4-D、草甘膦、扑海因、马拉硫磷、甲基对硫磷、异丙甲草胺、对硫磷、亚胺硫磷、增效醚、以及西玛津。

    相比家居环境的农药污染,农业工人上下班乘坐的交通工具污染更严重。美国华盛顿州的一项研究发现:车辆灰尘中检测出的谷硫磷(azinphos methyl)平均含量为0.75微克,相比而言,家中灰尘的含量相对较低,为0.53微克。车内检出的其他农药包括:马拉硫磷、甲基对硫磷、亚胺硫磷、毒死蜱、二嗪磷。此外,检测中发现,85%的房屋和87%的车辆受到污染。这些家庭孩子的尿样中,大部分(88%)检出二甲基硫磷二铵(dimethyl DAP)和谷硫磷代谢物。

    与上述情况类似,儿童尿样中的农药残留量也和家庭职业背景有关:农药喷洒工的孩子体内的残留量最高,尤其是家中年龄最小的孩子。泰国清迈针对12-13岁的在校学生的研究发现:(使用农药)父母是农民或者农业工作者的孩子,尿样中拟除虫菊酯代谢物和2,4-D的含量更高。作者认为,其他检出的农药残留(包括毒死蜱)来源于饮食暴露。美国的研究也得出类似结论:93%美国华盛顿州苹果和梨园工作者的孩子体内测出有机磷代谢物,检出率与其家庭和车内检出率类似(Coronado等 2006)。对美国和墨西哥边境农业区儿童的检测发现:所有尿样(100%)和50%的受测儿童手上发现有机磷代谢物残留;76%住房的灰尘中也发现有机磷酸农药残留。其他美国从事农业区儿童尿样中检测出的农药或农药代谢产物包括:2,4,5-T、2,4-D、乙草胺、莠去津、毒死蜱、蝇毒磷(coumaphos)、避蚊胺(DEET)、二嗪农(diazinon)、草甘膦、异丙三唑硫磷(isazophos)、马拉硫磷、异丙甲草胺(metolachlor)、对磷硫(parathion)、甲基嘧啶磷(pirimiphos methyl)、拟除虫菊酯代谢物。

    毫不意外地,农药暴露风险会在喷洒期增加:在不考虑父母是否有农药暴露的情况下,(在果园地区喷洒农药的月份)美国华盛顿某农业区儿童的尿样中,有机磷农药代谢物含量大幅上升。这段时间,农药暴露量可超过常规界限:据估算,果园工人及其子女的谷硫磷(azinphos methyl)暴露剂量超过是美国慢性膳食参考剂量(RfD)56%。同期,非农业工作者及其孩子的暴露量超出比例为44%。

    然而,不只是农场或者附近地区的儿童会受到农药影响,周围的社区(即,远离田地)也可能受其牵连。加利福尼亚农业区的空气监测数据显示,短期毒死蜱暴露量估测值超过“急性参考剂量”(acute reference dose)(即“可接受计量”(acceptable dose))的50%。相关非癌症类风险方面,儿童比成人高得多。

    泰国Bang Rieng农业区,94%的农业和非农业家庭的儿童尿样中检出有机磷代谢物。非农药喷洒季节,其含量近似。然而喷洒季节,农业区儿童尿样有机磷代谢物含量大幅上升。三项研究均发现,泰国儿童尿样中的农药代谢物含量大约是美国儿童的2倍。

    针对哥斯达黎加香蕉和芭蕉种植园儿童农药暴露情况的研究发现,儿童可通过多种途径发生农药暴露。居民房距离种植园平均仅17米,而学校和游乐场离得更近,只有12米。如此近的距离,无法保证有效的空中喷洒安全缓冲区(aerial spraying buffer zones)。当飞机喷药时,附近的行人、房屋、活动空地、露天晾晒的衣服以及院子里的玩具都被农药雾气打湿,汽车、屋顶以及学校的桌面都被农药染黄。孩子们常常直接食用房子周围未清洗的新鲜果实,还会赤脚在果园里玩耍。有时,他们也会帮父母干农活,例如为芭蕉套袋(用毒死蜱处理过)。当(喷洒农药)劳动结束回到家中时,父母往往不换衣服(工作服被农药污染)直接拥抱幼小的孩子,而且会将儿童衣物和工作服混在一起清洗。此外,父母还会在家里使用农药杀灭老鼠、蟑螂和蚊虫,或在庭院中喷洒(除草剂)百草枯。孩子们常进入刚喷过农药的区域(玩耍或帮忙),因此父母喷完农药后,孩子常常出现腹泻症状,尤其是6-12岁的儿童。其它在喷洒农药过程及此后常见的症状还有:头痛、头晕、恶心和呕吐。另有研究发现,由于香蕉和芭蕉种植中使用毒死蜱处理过的袋子,据估算,半数以上孩子的农药摄入量超过美国环保署(EPA)的“慢性参考剂量”(chronic references doses)。

    尼加拉瓜有一个位于大型农药喷洒飞机场的雨水径流区下游的社区,在此居住的儿童出现胆碱酯酶活性受抑制(depressed cholinesterase activity,)。研究人员认为,孩子光脚在水洼中玩耍接触农药是可能的原因。当地井水里发现的农药包括:毒杀芬、杀虫眯、滴滴涕以及有机磷农药(如:倍硫磷、甲基对硫磷、毒死蜱)。


    参考文献:Meriel Watts PH.D. Poisoning our future: children and pesticides. 2013

    (责任编辑:杨超)

    分享到:

    数据统计中!!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点击访问6维度意课公开课
    6维专题
    农药对儿童的危害
    农药是用于预防、消灭或者控制危害农业
    可持续消费
    高度发达的市场经济为人们提供了丰富的
    农药毒死蜱知多少?
    由于危害儿童健康,2000年美国就已经禁止
    返回首页 | 加入收藏 | 关于我们 | 加入6维度 | 广告服务 | 友情链接 | 免责声明 |
    Copyright ©  6weidu.com   技术支持:意酷网络
    滇ICP备11002274号  公安备案:53010203302087    
    sitemap:XML version HTML vers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