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TAG:
  • 健康
  • 昆明
  • 玩乐
  • 低碳消费
  • 气候变化
  • 水资源
  • 可持续发展
  • 低碳
  • 循环
  • 绿色能源
  • 绿色发展
  • 生态系统
  • 森林
  • 当前位置: 6维度 > 气候变化 > 气候变化·综合 > 正文

    美科学家游行 反对特朗普政府对气候变化的否认

    时间:2017-04-26 11:06来源:6维度转载 作者:佚名 浏览: 次    收藏 挑错 推荐 打印
    摘要:“科学游行(March for Science)”部分模仿了今年一月份发生的“女性游行”(编者注:今年1月21日,美国华盛顿、纽约、芝加哥、洛杉矶等多地爆发大规模妇女大游行,上百万名以女性为主的游行民众用和平集会的方式要求在大选中屡屡对女性出言不逊的特朗普尊重女性权利、保护女性权益,要求新政府支持民权、反对歧视和停止族群分裂),大量海洋生物学家,鸟类观察家、气

    今天,数千名科学家将放弃与世隔绝的中立态度,投入到反对特朗普的政治斗争当中,这可能将会是科学界发起的最大规模的一场游行。

    “科学游行(March for Science)”部分模仿了今年一月份发生的“女性游行”(编者注:今年1月21日,美国华盛顿、纽约、芝加哥、洛杉矶等多地爆发大规模妇女大游行,上百万名以女性为主的游行民众用和平集会的方式要求在大选中屡屡对女性出言不逊的特朗普尊重女性权利、保护女性权益,要求新政府支持民权、反对歧视和停止族群分裂),大量海洋生物学家,鸟类观察家、气候研究人员以及相关人员将聚集在华盛顿特区的国家广场进行游行。他们认为特朗普政府的政策对以事实为依据的思维和科学家们造成了伤害。

    特朗普政府将会掏空美国环境保护署的本质工作,取消许多以科学为基础的规定,签署反对基本气候变化的法令,从科学项目中削减70亿美元,其中包括海洋地质学以及美国航空航天局对地球的监控。此次游行便是对以上政府手段的回应。

    联邦机构的许多科学家担心他们的工作将会被边缘化,或者是由于政治目的而受到审查,因此将公开采取特殊举动,谴责特朗普政府。

    “科学家们走出实验室,谈一谈重要的事情,这才是更为重要的事情。” 安德鲁·罗森博格(Andrew Rosenberg)说道。他曾在国家海洋与大气管理局工作十年,目前在美国忧思科学家联盟任职。“那你拿到PHD的时候,你不会在门口检查你的公民身份。没有人会告诉一个建筑学家他们不能对美国住房及城市发展部有任何看法。这太无理取闹了。”

    罗森博格说,当面对对自己职业的威胁时,特别是年轻的科学家越来越拒绝保持沉默。

    “等到拿到终身教职、能够舒服地待在实验室之后,再大声地说出来自己的诉求,这是这些科学家们不接受的。”罗森博格说道,“对于他们中的许多人来说,学术界越来越没有吸引力。所以他们想要知道他们现在如何才能发挥影响力。他们不满足于人们单单阅读他们发表在学术期刊上的论文。我认为,退回到实验室,希望不好的事情自动退散并不是最好的战略。”

    进行游行的想法最初是在1月份的一个Reddit上(编者注:一个社交新闻站点)进行讨论的。参与讨论的德克萨斯州大学博士后学者乔纳森·伯曼(Jonathan Berman)决定将这个想法付诸行动。在上线一两天后,倡议进行游行的Facebook页面吸引了三百多万人的关注。

    如今,有数十名人员来组织华盛顿特区游行和全世界500多起运动事件的后勤工作。超过一百个组织提供支持,包括世界上最大的科学组织——美国科学促进会以及美国地球物理联合会.

      比尔·奈伊(Bill Nye)和莫纳·汉纳-阿蒂沙(Mona Hanna-Attisha)是这次游行的联名主席。比尔·奈伊是许多美国人心中科学的象征人物。莫纳·汉纳-阿蒂沙是一名儿科医生,他曾警告世界关注密歇根州弗林特儿童血液当中不断升高的铅含量。

    组织者们并没有预估的游行人数,而是在不断降低预期,认为各地的游行不会达到像“女性游行”那样的规模。游行的主题介于支持科学和反对特朗普之间。此次游行和一周之后的“人民气候游行(People’s Climate March)”不谋而合。

    此次游行的标语包括“让美国再次聪明起来”、“我们想要什么?以证据为基础的政策。我们什么时候想要?经过同行审议之后。”现场将会分发讲述气候变化的儿童书籍《老雷斯的故事(Lorax)》。同时,还会有许多人头戴形似大脑的毛线编织帽。

    “游行上将会有大量好玩的标语,在这么严肃的时刻显得非常地有趣,”阿雅娜·乔纳森(Ayana Johnson)说道。她是一位海洋生物学家,在看到一些科学家下载气候数据,以防政府将这些数据从公共视线中移除时,她决定成为此次游行的组织者。“我发现这很恐怖。这对我来来说是一个真正的警告,但是每个人的情况不同。”

    世界各地此起彼伏的游行表明,特朗普并不是致使科学家们产生不满的唯一因素。乔纳森认为,全球范围内出现了一种“反智倾向”,政治家们为了迎合投票者的基本情感,不提供以证据为基础的政策。

    “正是由于公众不了解科学如何在我们的日常生活中帮助了我们,这才导致我们陷入到如今的困境当中,”乔纳森道,“我们并没有告诉大家我们工作的价值。”

    有些科学家虽然也感受到了其他游行者们的痛苦,但是他们怀疑前往华盛顿特区的中心进行游行是会产生反作用。特朗普更可能是以一条生气的推特来回应此次游行,而非重新思考削减癌症研究资金。共和党人会感到很无辜,在他们看来,科学家们仅仅是有着好听的头衔,稍微关注绿色的活动家而已。

    “此次游行不会改变特朗普政府中的任何观点,也不会说服美国的城镇和工薪阶层,但是,科学却与他们的生活息息相关。”西卡罗莱纳大学的沿海地质专家罗伯特·扬(Robert Young)说道。

    “此次游行的日期是在地球日当天。这恰恰符合了保守主义者和气候怀疑论者的看法,在他们看来,科学家仅仅是环境学家而已。只要看看福克斯新闻和保守派博主如何报道的就知道了。”

    扬说,他认为,科学家们不应该仅仅是“表示不喜欢”。他也同样为许多事情所困扰。例如,美国环境保护署的局长斯科特.普鲁特(Scott Pruitt)不同意现在广泛认同的观点,认为二氧化碳不是全球变暖的主要原因。

    “但是,我们要告诉所有人我们要去说服,”扬说,“我们可以游行,可以大声呼吁,但是我们却不与那些不懂的人进行交流。”

    “我们需要更多的和当地社区里的人进行面对面的互动。我们应该做广播脱口秀。虽然这将会是一个很大的挑战,但是这确实是我们的家人和我妻子的家人会去听的广播,他们都是普通的美国工薪阶层。我们需要在他们生活的地方来认识他们。”

    虽然大部分公众告诉民意调查者们,他们支持科学家及其工作,但是公众与科学家却有潜在的矛盾。科技创新推动了一些工作的自动化,我们致力于让公众所了解的环境问题限制了某些污染产业的发展。特朗普利用了这种不断滋生的焦虑以及科学家们所遇到的挑战,即如何向公众解释他们的研究突破有助于我们所有人。

    “科学游行”将会“恶化冲突,而非解决紧张关系”,亚利桑那州大学的科学·政策和结果联合会的项目管理者杰森·罗伊德(Jason Lloyd)说道。

    “科学界面临的问题不是低效无能的执行力,”罗伊德在Slate上写道。“关键的挑战在于弄清楚科学家们如何才能与全部美国公众建立持久的关系,所以,削减科学家的资金、诽谤科学家们的重要工作在政治上令人无法容忍。”

    甚至是该游行的部分支持者也承认,此次游行不会在一夜之间改变政府的想法。但是即便是擅长冷静、理性思考的人偶尔也需要哀叹自己的沮丧。

    “科学家们非常担心公共领域正逐渐失去科学,”罗森伯格说道,“我认为这些游行不会是一个转折点,但是在国会和各州中,这非常重要。我们的议员们需要知道,投票者们非常关心科学。”


    文章来源:搜狐

    (责任编辑:云花)

    分享到:

    数据统计中!!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点击访问6维度意课公开课
    6维专题
    洱源西湖湿地
    湿地是地球上最重要的三大生态系统之一
    农药对儿童的危害
    农药是用于预防、消灭或者控制危害农业
    可持续消费
    高度发达的市场经济为人们提供了丰富的
    返回首页 | 加入收藏 | 关于我们 | 加入6维度 | 广告服务 | 友情链接 | 免责声明 |
    Copyright ©  6weidu.com   技术支持:意酷网络
    滇ICP备11002274号  公安备案:53010203302087    
    sitemap:XML version HTML vers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