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TAG:
  • 生物安全
  • 猩猩
  • 栖息地丧失
  • 微型塑料
  • 垃圾污染
  • 北极
  • 塑料垃圾
  • 塑料污染
  • 鲸鲨
  • 鲸鱼
  • 入侵物种
  • 生物入侵
  • 外来物种
  • 当前位置: 6维度 > 气候变化 > 气候变化·综合 > 正文

    鲁苏联手治理浒苔

    时间:2018-02-13 14:57来源:未知 作者:任丽娜 浏览: 次    收藏 挑错 推荐 打印
    摘要:2016年7月22日,青岛市民在满是浒苔的海边散步。(南方周末记者 谭畅/图) 一个科学研究能够回答的问题,只因答案超越山东省界,至今在国家层面未下定论。“联合打捞、共同治理,这是处理跨区域环境问题的政治智慧。” 2016年8月2日,青岛持续40天的浒苔灾害Ⅳ级应急响应正式终止。 “年年都来,见怪不怪了。”7月22日,在青岛栈桥风景区为游客照相的老师傅望着被浒苔染

    2016年7月22日,青岛市民在满是浒苔的海边散步。(南方周末记者 谭畅/图)

    一个科学研究能够回答的问题,只因答案超越山东省界,至今在国家层面未下定论。“联合打捞、共同治理,这是处理跨区域环境问题的政治智慧。”

    2016年8月2日,青岛持续40天的浒苔灾害Ⅳ级应急响应正式终止。

    “年年都来,见怪不怪了。”7月22日,在青岛栈桥风景区为游客照相的老师傅望着被浒苔染绿的海滩,深吸一口咸腥空气,像谈论老朋友似的念叨:“浒苔头一次来,就是我们青岛办奥运的时候。”

    山东沿海城市特别是青岛,经年饱受浒苔困扰。今年,青岛最多的一天清理了23400吨浒苔,相当于390节货运火车车厢的载重。

    2016年又是奥运年,这位几乎年年造访的“老朋友”到底来自何方?

    一个科学研究能够回答的问题,只因答案超越山东省界,至今在国家层面未下定论。黄海绿潮溯源,演绎出一段历经8年未能解决的悬疑。

    “低调处理,多干少说”

    “我们历年在宣传上都是低调处理,多干少说。”一位青岛市委宣传系统官员对南方周末记者说,“如果这个灾害是我们自己产生的,那不可避免要说清楚源头,把问题解决了。但现在证明了(浒苔)不是生在山东,牵扯到外省,那真不好说,说多了影响兄弟省份感情。”

    如今的青岛,抗击浒苔已然训练有素。除了设置拦截网尽力抵挡浒苔靠岸,还派遣大量人力在岸上清理、渔船在海上打捞。据媒体8月5日报道,2016年青岛共清理浒苔约51.50万吨,而截至7月27日,山东全省打捞、清理的浒苔累计已超100万吨。

    灾害应急是一场消耗战。青岛一直希望能打“预防战”,不让绿潮登陆青岛。早在2013年,青岛市政府应急管理办公室和应急管理专家编著的《青岛浒苔治理》白皮书就提出了源头防范的对策建议:“大量的研究报告表明,入侵青岛的浒苔可能是黄海南部海域的污染所致,建议青岛市与黄海南部沿海有关省份建立密切联系。”

    这个未点名的“有关省份”,指的可能是江苏。再精确一些,2014年结项的国家重点基础研究发展计划项目“我国近海藻华灾害演变机制与生态安全”课题(以下简称“藻华973”)得出结论:确认浒苔绿潮的源地为苏北浅滩。

    而江苏省也有自己的看法。“关于起点,据我所知没有达成共识。这是科学问题,还是尊重科学,让科学家去说吧。”7月21日,江苏省海洋与渔业局资源环境保护处处长樊宝洪婉拒了南方周末记者采访。

    政府谨慎,科学家也三缄其口。“因为涉及山东、江苏两省,谁也不敢再多说了。”听到南方周末记者询问黄海绿潮的起源地,国家海洋环境监测中心研究员姚冠转述了国家海洋局要求“开展各相关单位信息沟通,做好浒苔的预警预报及有效处置”。

    发表学术文章也面临压力。国家海洋局第一海洋研究所研究员杜泽在写论文、报告时,提及绿潮起源地往往选用“黄海南部”这样模糊的措辞,尽量避免写到行政省份。而姚冠正打算往国外期刊投一篇分析世界范围内绿潮暴发机理的文章,“不敢在国内发,怕有歧义。”

    就在2016年6月,国家海洋局在青岛开了一场黄海跨区域浒苔联防联控专家会商会。国家海洋局一名主要官员在谈及“应急处置”时,提出“山东、江苏、青岛两省一市要协同合作”。

    科技部今年设立的浒苔研究专项特别要求,必须由两省科技主管部门联合组织申报和实施。浩浩荡荡十来个科研单位组成了一个庞大的研究队伍。姚冠对这个项目的理解是:协调求共识的意义大于科学研究。“等结项,就能把项目结论作为绿潮浒苔来源的最终定论了。”

    绿潮自苏北来?

    “绿潮从江苏来,这是目前很多国内主流海洋科研单位各自开展研究得出的看法。”黄海跨区域浒苔联防联控专家组组长、藻华973项目首席科学家周名江说。

    关于黄海浒苔绿潮的研究缘起于北京奥运会备战期。

    2008年5月,距离在青岛举行的奥运会帆船比赛不到三个月,黄海中部海域突然出现大规模漂浮浒苔,形成绿潮。浒苔是一种大型海洋绿藻,常年漂浮,分布于全世界海洋、河口及海陆接合部的咸淡水交汇处。

    浒苔绿潮迅疾发展为“多年来青岛市面临的最严重的海洋生态灾害”。为保障奥帆赛不受侵扰,青岛动员了全城力量。杜泽记得,当时是人民子弟兵、市民志愿者和大学生齐上阵,“在沙滩上捞了浒苔就往车里装,装满拉走,再在陆地上找个地方掩埋起来”。

    与此同时,海洋管理部门组织国内几乎所有相关专家齐聚青岛,围绕浒苔的来源、消长过程、发展趋势、消除办法与防控措施等问题进行了紧急商讨,顶峰时期有三百多号人,整整奋战两个月。“那时形势很紧急,我们每天都要向青岛市政府汇报研究进展。”中国海洋大学副教授刘涛说,“此前,国内对它的科学认识、科学积累等于零。”

    研究焦点之一是:这些浒苔到底从哪里来?当时,科学家们在接受新华社采访时谨慎地回答:青岛近海漂浮的浒苔基本可以排除是国外入侵的藻种,也不是青岛近岸产生向外扩散,而是产生于中国近海漂浮而来。

    最早猜测源自江苏的证据,是伴随浒苔漂浮的竹桩。有一位老科学家认出,这些竹桩是紫菜栽培的阀架。“山东那时已经没有紫菜养殖,主要集中在江苏沿岸。至少说明绿潮在某个阶段上和江苏有关联。”刘涛向奥帆赛组委会做汇报时也这样说。

    北京奥运会结束后,青岛海域漂浮浒苔的溯源研究还在持续。每年的卫星遥感监测总是最早在江苏海域发现异常水色。

    杜泽整理的资料库里,公开发表的黄海绿潮研究文章有不下百篇,还有很多研究成果仅供科学家们内部交流。研究方法各异,有的科学家跑到江苏连云港、如东海域采集漂浮海藻样本,与青岛绿潮浒苔作对比,发现基因序列一致。有的科学家实地观测,在江苏沿海辐射沙洲的泥沙中监测到浒苔微观繁殖体,并证明其是黄海绿潮的“种源”。有的科学家通过数值模拟验证,如果将起源地定在苏北浅滩,绿潮随海流、风向扩展的路径与实际吻合,最终有一部分“撞上”青岛海湾。

    打捞上岸的浒苔被迅速打包、压紧之后运走。(南方周末记者 谭畅/图)

    “江苏也是受害方”

    然而,一些江苏省科研机构的专家发出了不一样的声音。

    “藻华973仅仅是一个项目的结论。这个结论是不是正确,或者是不是很全面,还是值得推敲的。”对于黄海绿潮起源于苏北浅滩,一位要求匿名的江苏省水产专家表示有异议,“作为我们来讲,对这个结论不太认可”。

    藻华973项目在锁定苏北浅滩之余,还得出结论:该浅滩上的紫菜养殖阀架在浒苔绿潮中起到了“放大器”和“转换器”的关键作用。

    江苏紫菜养殖行业矢口否认个中关联。“不可能的!我们和山东都吵到了环保部。”2016年7月25日,如东县紫菜协会秘书长仇学林在电话那头义愤填膺。

    “承不承认都好,这个来源对我们来讲是很清晰了,都研究了七八年。”7月21日,中国科学院海洋研究所研究员逄少军打开地图,轻车熟路地定位在江苏省如东县,指着长江口以北、废黄河口以南的辐射状沙洲告诉南方周末记者,“这里就是浒苔的温床。”

    辐射沙洲是苏北一种独特地貌,涨潮时没入海中,退潮时露出两万多平方公里的滩涂,正适宜紫菜养殖。这里还是中国最大的河蟹苗生长基地,逄少军统计过,每年3至5月,当地至少使用两万吨发酵鸡粪来肥水,富营养化的水体排入辐射沙洲。两相结合,吻合了绿潮浒苔的生长条件,紫菜阀架上缠绕的杂藻中就存在绿潮浒苔。

    一种研究观点认为,紫菜养殖户摘紫菜时随手将杂藻丢弃在滩涂上,涨潮时被冲入海里,导致绿潮暴发。

    “省里专门开过会,我们海上生产的网架全部拖回岸上,或者在收网架的时候把杂藻带回陆地处理。”这两年,江苏海域也受到绿潮影响。仇学林说,江苏几个紫菜协会联合约束养殖户不能随意丢弃杂藻,江苏渔业部门也下发了文件。

    不过,目前已有的研究仅表明,作为一种灾害的绿潮起源于苏北浅滩。但其在生物学意义上的真正源头要追溯到哪里,仍尚待研究。“紫菜阀架更像个中间载体,那再往前推,附着在阀架的浒苔从哪里来,这个‘源’的问题确实没解决。”刘涛称。

    这也是江苏反驳的主要理由。上述江苏省水产专家表示:“很难说什么地方是源头。对于藻类,温度影响很大,江苏一定比山东水温高,大家感觉浒苔在江苏先出现,然后一路往北漂到青岛。但青岛本身也有浒苔。现在大家就把视野集中在江苏海域了,如果把视野扩大一点,是不是浙江、福建更早呢?我看可以从广东开始做一次系统调查。”

    江苏紫菜栽培已有将近四十年历史,在一些沿海县域已成为支柱性产业。“如果真有牵扯,为什么近十年才开始暴发绿潮?但这件事,我们江苏也是受害方,浒苔对紫菜栽培影响也很大,会降低紫菜的品质。”

    “不说从哪来,就说怎么办”

    两省专家各执一词,不过,事情正在悄悄起变化。

    周名江感慨,对于浒苔治理而言,2016年是个好年头。除了科技部设立浒苔研究专项,国家海洋局也在今年5月成立了黄海跨区域浒苔绿潮灾害联防联控工作协调组,由国家海洋局副局长孙书贤担任协调组组长,山东省、江苏省副省长和青岛市副市长担任副组长。目前的工作重点集中在各部门都应该怎么协调开展工作。

    “现在的共识是我们不去说浒苔从哪里来的,我们就说怎么办。”

    怎么办?专家们呼吁已久的源头打捞终于有了实质进展。今年6月,两省十余家科研单位四十余名专家在青岛展开研究,确定对黄海绿潮提前防控、提前打捞的可行性,并派出科考船和渔船实施苏北浅滩区漂浮绿藻的前置打捞行动。

    遗憾的是,今年联合“打浒”的效果并不是太理想。中国科学院海洋研究所所长孙松向南方周末记者解释,主要原因是前置打捞的窗口期很短,只有十多天,过了这段时间,浒苔一旦进入清水区基本就失去控制。

    7月11日,国家海洋局北海分局网站“浒苔绿潮预警预报”栏目发布了第一期《黄海跨区域联防联控绿潮通报》,公布北海分局、东海分局、山东省海洋与渔业厅、江苏省海洋与渔业局联合开展黄海浒苔绿潮监视监测的情况,和山东省沿海各级人民政府组织浒苔打捞和清理工作的进展。

    “联合打捞、共同治理,这是处理跨区域环境问题的政治智慧。”青岛市政协委员、国家海洋局第一海洋研究所研究员陈尚建议,两省政府和相关沿海六市共同出资,资助1-2家公司向紫菜养殖渔民收购被抛弃的浒苔等杂藻,每年3-4月时提前进行回收,大幅减少浒苔灾害的早期种源。早期回收费用与后期打捞的费用相比,可以减少百分之七八十,真正实现预防为主的灾害防治原则。

    “为什么今年有联手的趋势?”刘涛在一声长叹后给出了他的答案,“说白了,绿潮年年来,山东压力大,江苏肯定压力也大,大家能诚心坐下来谈就好。”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姚冠、杜泽为化名)

    文章来源:南方周末



    (责任编辑:云花)
    TAG:

    分享到:

    数据统计中!!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点击访问6维度意课公开课
    6维专题
    保护西湖 我们在行动
    环保部确定2017年中国环境日主题:“绿水
    洱源西湖湿地
    湿地是地球上最重要的三大生态系统之一
    农药对儿童的危害
    农药是用于预防、消灭或者控制危害农业
    返回首页 | 加入收藏 | 关于我们 | 加入6维度 | 广告服务 | 友情链接 | 免责声明 |
    Copyright ©  6weidu.com   技术支持:意酷网络
    滇ICP备11002274号  公安备案:53010203302087    
    sitemap:XML version HTML vers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