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TAG:
  • 气候变化
  • 温室气体
  • 绿色国标
  • 说服力
  • 转基因
  • 科普
  • 气候变暖
  • 北极植物
  • 干旱
  • 南极
  • 苔藓
  • 传染病
  • 衣食住行
  • 当前位置: 6维度 > 相关资讯 > 国内资讯 > 正文

    去植物王国看干旱

    时间:1970-01-01 08:00来源:6维度转载 作者:绿色和平 浏览: 次    收藏 挑错 推荐 打印
    摘要:说起云南,很多人首先想到的都是彩云之南、风景如画、四季如春,它是很多人特别是旅游者魂牵梦萦的地方。它是全球25个生物多样性中心之一,被人们亲切地称为“植物王国”。然而,三年连旱的植物王国,现在却是一片片干涸龟裂、布满伤痕的土地。

    严重的干旱持续冲击着彩云之南,铺天盖地的枯黄色吞噬了大地

    严重的干旱持续冲击着彩云之南,铺天盖地的枯黄色吞噬了大地

    云南祥云县干枯的植物

    云南祥云县干枯的植物

    喝一口水成为奢侈的事

    喝一口水成为奢侈的事

    云南石林县板桥乡小矣马伴村早已干涸的储水池

    云南石林县板桥乡小矣马伴村早已干涸的储水池


    旱年的胡萝卜特别小,拿到市场上都没人买

    低碳救灾

      绿色和平在灾区从云南第一次面临严重旱灾以来,作为一个云南人和专职环保工作者,我总是在想能为此做些什么。2010年云南旱情最危急的时候,绿色和平启动了环境灾害快速反应机制,我们的“低碳救灾”小队从北京飞往云南。我们的当时目标很明确,就是去到旱情最严重的村庄和学校,把太阳能水泵带给乡亲们,用阳光的力量,解决他们的引水、灌地等当务之急。

    一起参加“低碳救灾”的同事感叹地说:“以前来云南都是来植物王国看好山好水好风光,看绿树青山水流潺潺,想不到单单这一次来看的,竟然是触目惊心的干旱。”

    更没想到的是,他当时这话,竟然一语成谶,成了云南这三年来的真实写照。

    东川红土地

      我出生在一个叫拖布卡乡的彝族乡镇,隶属昆明市,位于小江断裂带,金沙江边,也是这次西南干旱的重旱区。这里号称“世界泥石流博物馆”。小小的一个在泥石流滩地上建起来的城市被174条泥石流沟包围。我从来没有奢望过这里会变得绿树成荫,但并不意味着我的乡亲们要遭遇如此的干旱。而这里也是著名的“摄影天堂”——东川红土地,有人说它是“上帝的调色板”,有人把它叫做是比里约热内卢还要壮美的地方。云贵高原含铁丰富形成的红土地上点缀了荞麦、土豆等各色庄稼,形成了一副浓墨重彩的水彩画。我就在这片红土地上出生和成长。家乡的美不用我给大家介绍,透过摄影师的镜头,你们看到的是山川和田野间层次迭起的红色,竞相绽放的油菜花、土豆花、荞麦花,金色的庄稼,风吹过的时候,你真的恨不得整个人都随着这风,融化到这难以置信的美当中。

      就是这样的美景,被干旱和极端天气影响的时候才最为扼腕叹息。当我们到达那里的时候,气候变化带来的极端天气,已经影响了周围很多村庄居民的农田和日常生活。从昆明一路向东北方向走羊场的草是枯黄的。地里的刚抽出穗的小麦是稀疏的,小溪是干涸的、海子是龟裂的……

      黑玛井村72岁的彝族老人陆双兰告诉我们,打从记事起,这是她见过最旱的一年。往年家里六七亩地最好能有400公斤收成,而今年能有几十斤都不错了。寻甸在小法古村的蚕豆地几乎完全绝收了。我们进村时送水车刚到,村里的男人都外出打工了,留在家里的老人和妇女正在把送水车的水挑回家。

      而那干裂的土地上,一道道沟壑就像是血淋淋的伤口,割在庄稼地里,割在当地居民的生活中,也活生生割在了每一个热爱云南的人心里。

      还记得小学时候,刚刚学了李白的诗《望庐山瀑布》,想象不出“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到底是个什么样子,在我们小城的郊区有一个V型大峡谷,我们叫“深沟”,读书时每年学校都组织去那里春游,而那里的白云洞瀑布第一次让我身临其境“飞流直下三千尺”。这股泉水来自来那座海拔4000米的喀斯特山峰-----牯牛寨。牯牛寨是我们儿时的大冰箱,上世纪80年代,冰箱还并不是一个普及的家电,夏季每日放学后都有山上的老乡用比人还高的背篓从牯牛寨上背冰到城里来买,我们一群小学生就花一分钱可以买一块晶莹剔透的冰块捧在手里,乐滋滋的添着回家,全当做了最美味的冰棍,也是儿时最美妙的回忆,显然,现在的牯牛寨不仅冬季积雪减少,在如此大旱时节,那些透心凉的冰块也是自然没有了。

    石林大叠水瀑布

      你或许没听说过云南陆良,但我想可能没有人不知道石林这个风景名胜地。到云南旅游的人一般不会错过石林,除了看怪石凌厉的石头森林,大叠水瀑布也是不应错过的,那是景未显而声先至的壮美形态登场,它就忽然用轻盈细腻的水雾和雷霆万钧的水势将千米之外的你包围住了。导游会告诉你,即使是在枯水季节,它也不会断水,只是从它那气势磅礴的水柱清减成纤细柔美的银链,这就是在珠江上游,南盘江与巴江交汇处因地表断层而形成的珠江第一瀑——大叠水瀑布。

      我去过很多的瀑布,有的比大叠水壮阔,有的比大叠水险峻,有的比大叠水秀美,但是再也没有哪里的瀑布,能够带给我最初大叠水给我的,那种对于大自然的敬畏和尊重。

      所以,当我们的“低碳救灾”小分队来到大叠水瀑布时,发现由于长期干旱,大叠水瀑布上游河道接近断流,原来的“飞流直下三千尺”荡然无存的时候,我的心里充满了无奈和感慨,大自然给人类的都是最美好最纯净的东西,而人类还给大自然的,却总是伤痕累累。

    与地球友好相处

      在云南进行“低碳救灾”的时候,我们路过许多以前风调雨顺、土质肥沃、物产丰美的小村庄。云南会泽县娜姑村镇云峰村,这个普通的小山村共有60户400口人,从2009年11月开始就靠水泵抽水吃饭了,全村的饮用水都要从350米下的一滩小水源用水泵抽上来。村民李光英今年40岁了,她说,去年秋天种了四五百块钱的种子,今年什么都没收上来。现在正是大春该播种的时候,她翻好了地,却不敢播种下去。

      在这个村,小春已然绝收,每家每户的粮食都所剩不多。现在为了将水抽上来,每天都要一百多块的电费,由全村平摊。一百多块钱,对于生活在城市的我们来说,这笔开销可能微不足道。但对于一个人均年收入只有1300多元的村子来说,这是个相当沉重的负担。更何况,今年以来,旱情使得每亩地已亏损200多元。

      当地71岁的王凤芝老人告诉我们:“稻米是打工的有钱人家才吃得起的,再旱下去,我们连苞谷和洋芋都吃不上了。” 心酸、伤感,各种难言的情绪涌上我们的心头。

      细细想来,这些极端天气都是我们自己造成的。我们是麻烦的制造者,在行走、吃饭、偷菜、放屁间,排出了二氧化碳,在开车、频繁购新衣、使用电器时,排出了二氧化碳,日积月累引起气候变化。那么我们就要成为问题的解决者,从现在开始,从身边做起,在生活中力行低碳减排,携手爱护气候,节约水资源,这是每个人都能做出的救灾贡献。和地球友好相处,不仅是为了云南,也是我们所有人的明天。

      云南,希望再见你时。你还是旅行者心中的彩云之南的植物王国。希望再见你时,你已经擦去了干旱带给你的眼泪,重展笑颜。 

    低碳救灾
    ——绿色和平在灾区从云南第一次面临严重旱灾以来,作为一个云南人和专职环保工作者,我总是在想能为此做些什么。2010年云南旱情最危急的时候,绿色和平启动了环境灾害快速反应机制,我们的“低碳救灾”小队从北京飞往云南。我们的当时目标很明确,就是去到旱情最严重的村庄和学校,把太阳能水泵带给乡亲们,用阳光的力量,解决他们的引水、灌地等当务

    一起参加“低碳救灾”的同事感叹地说:“以前来云南都是来植物王国看好山好水好风光,看绿树青山水流潺潺,想不到单单这一次来看的,竟然来源文章来源:绿色和平

    更没想到的是,他当时这话,竟然一语成谶,成了云南这三年来的真实写照

    东川红土地
    我出生在一个叫拖布卡乡的彝族乡镇,隶属昆明市,位于小江断裂带,金沙江边,也是这次西南干旱的重旱区。这里号称“世界泥石流博物馆”。小小的一个在泥石流滩地上建起来的城市被174条泥石流沟包围。我从来没有奢望过这里会变得绿树成荫,但并不意味着我的乡亲们要遭遇如此的干旱。而这里也是著名的“摄影天堂”——东川红土地,有人说它是“上帝的调色板”,有人把它叫做是比里约热内卢还要壮美的地方。云贵高原含铁丰富形成的红土地上点缀了荞麦、土豆等各色庄稼,形成了一副浓墨重彩的水彩画。我就在这片红土地上出生和成长。家乡的美不用我给大家介绍,透过摄影师的镜头,你们看到的是山川和田野间层次迭起的红色,竞相绽放的油菜花、土豆花、荞麦花,金色的庄稼,风吹过的时候,你真的恨不得整个人都随着这风,融化到这难以

    就是这样的美景,被干旱和极端天气影响的时候才最为扼腕叹息。当我们到达那里的时候,气候变化带来的极端天气,已经影响了周围很多村庄居民的农田和日常生活。从昆明一路向东北方向走羊场的草是枯黄的。地里的刚抽出穗的小麦是稀疏的,小溪是干涸的、海子是龟裂的……

    黑玛井村72岁的彝族老人陆双兰告诉我们,打从记事起,这是她见过最旱的一年。往年家里六七亩地最好能有400公斤收成,而今年能有几十斤都不错了。寻甸在小法古村的蚕豆地几乎完全绝收了。我们进村时送水车刚到,村里的男人都外出打工了,留在家里的老人和妇女正在把送水车的水挑回家。

    而那干裂的土地上,一道道沟壑就像是血淋淋的伤口,割在庄稼地里,割在当地居民的生活中,也活生生割在了每一个热爱云南的人心里。

    还记得小学时候,刚刚学了李白的诗《望庐山瀑布》,想象不出“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到底是个什么样子,在我们小城的郊区有一个V型大峡谷,我们叫“深沟”,读书时每年学校都组织去那里春游,而那里的白云洞瀑布第一次让我身临其境“飞流直下三千尺”。这股泉水来自来那座海拔4000米的喀斯特山峰-----牯牛寨。牯牛寨是我们儿时的大冰箱,上世纪80年代,冰箱还并不是一个普及的家电,夏季每日放学后都有山上的老乡用比人还高的背篓从牯牛寨上背冰到城里来买,我们一群小学生就花一分钱可以买一块晶莹剔透的冰块捧在手里,乐滋滋的添着回家,全当做了最美味的冰棍,也是儿时最美妙的回忆,显然,现在的牯牛寨不仅冬季积雪减少,在如此大旱时节,那些透心凉的冰块也是自然没有了。

    石林大叠水瀑布
    你或许没听说过云南陆良,但我想可能没有人不知道石林这个风景名胜地。到云南旅游的人一般不会错过石林,除了看怪石凌厉的石头森林,大叠水瀑布也是不应错过的,那是景未显而声先至的壮美形态登场,它就忽然用轻盈细腻的水雾和雷霆万钧的水势将千米之外的你包围住了。导游会告诉你,即使是在枯水季节,它也不会断水,只是从它那气势磅礴的水柱清减成纤细柔美的银链,这就是在珠江上游,南盘江与巴江交汇处因地表断层而形成的珠江第一瀑——大叠水瀑布。

    我去过很多的瀑布,有的比大叠水壮阔,有的比大叠水险峻,有的比大叠水秀美,但是再也没有哪里的瀑布,能够带给我最初大叠水给我的,那种对于大自然的敬畏和尊重。

    所以,当我们的“低碳救灾”小分队来到大叠水瀑布时,发现由于长期干旱,大叠水瀑布上游河道接近断流,原来的“飞流直下三千尺”荡然无存的时候,我的心里充满了无奈和感慨,大自然给人类的都是最美好最纯净的东西,而人类还给大自然的,却总是伤痕累累。

    与地球友好相处
    在云南进行“低碳救灾”的时候,我们路过许多以前风调雨顺、土质肥沃、物产丰美的小村庄。云南会泽县娜姑村镇云峰村,这个普通的小山村共有60户400口人,从2009年11月开始就靠水泵抽水吃饭了,全村的饮用水都要从350米下的一滩小水源用水泵抽上来。村民李光英今年40岁了,她说,去年秋天种了四五百块钱的种子,今年什么都没收上来。现在正是大春该播种的时候,她翻好了地,却不敢播种下去。

    在这个村,小春已然绝收,每家每户的粮食都所剩不多。现在为了将水抽上来,每天都要一百多块的电费,由全村平摊。一百多块钱,对于生活在城市的我们来说,这笔开销可能微不足道。但对于一个人均年收入只有1300多元的村子来说,这是个相当沉重的负担。更何况,今年以来,旱情使得每亩地

    当地71岁的王凤芝老人告诉我们:“稻米是打工的有钱人家才吃得起的,再旱下去,我们连苞谷和洋芋都吃不上了。” 心酸、伤感,各种难言的情绪涌上我们的心头。

    细细想来,这些极端天气都是我们自己造成的。我们是麻烦的制造者,在行走、吃饭、偷菜、放屁间,排出了二氧化碳,在开车、频繁购新衣、使用电器时,排出了二氧化碳,日积月累引起气候变化。那么我们就要成为问题的解决者,从现在开始,从身边做起,在生活中力行低碳减排,携手爱护气候,节约水资源,这是每个人都能做出的救灾贡献。和地球友好相处,不仅是为了云南,也是我们所有人的明天。

    云南,希望再见你时。你还是旅行者心中的彩云之南的植物王国。希望再见你时,你已经擦去了干旱带给你的眼泪,重展笑颜。

    低碳救灾
    ——绿色和平在灾区从云南第一次面临严重旱灾以来,作为一个云南人和专职环保工作者,我总是在想能为此做些什么。2010年云南旱情最危急的时候,绿色和平启动了环境灾害快速反应机制,我们的“低碳救灾”小队从北京飞往云南。我们的当时目标很明确,就是去到旱情最严重的村庄和学校,把太阳能水泵带给乡亲们,用阳光的力量,解决他们的引水、灌地等当务之急。

    一起参加“低碳救灾”的同事感叹地说:“以前来云南都是来植物王国看好山好水好风光,看绿树青山水流潺潺,想不到单单这一次来看的,竟然是触目惊心的干旱。”

    更没想到的是,他当时这话,竟然一语成谶,成了云南这三年来的真实写照。

    东川红土地
    我出生在一个叫拖布卡乡的彝族乡镇,隶属昆明市,位于小江断裂带,金沙江边,也是这次西南干旱的重旱区。这里号称“世界泥石流博物馆”。小小的一个在泥石流滩地上建起来的城市被174条泥石流沟包围。我从来没有奢望过这里会变得绿树成荫,但并不意味着我的乡亲们要遭遇如此的干旱。而这里也是著名的“摄影天堂”——东川红土地,有人说它是“上帝的调色板”,有人把它叫做是比里约热内卢还要壮美的地方。云贵高原含铁丰富形成的红土地上点缀了荞麦、土豆等各色庄稼,形成了一副浓墨重彩的水彩画。我就在这片红土地上出生和成长。家乡的美不用我给大家介绍,透过摄影师的镜头,你们看到的是山川和田野间层次迭起的红色,竞相绽放的油菜花、土豆花、荞麦花,金色的庄稼,风吹过的时候,你真的恨不得整个人都随着这风,融化到这难以置信的美当中。

    就是这样的美景,被干旱和极端天气影响的时候才最为扼腕叹息。当我们到达那里的时候,气候变化带来的极端天气,已经影响了周围很多村庄居民的农田和日常生活。从昆明一路向东北方向走羊场的草是枯黄的。地里的刚抽出穗的小麦是稀疏的,小溪是干涸的、海子是龟裂的……

    黑玛井村72岁的彝族老人陆双兰告诉我们,打从记事起,这是她见过最旱的一年。往年家里六七亩地最好能有400公斤收成,而今年能有几十斤都不错了。寻甸在小法古村的蚕豆地几乎完全绝收了。我们进村时送水车刚到,村里的男人都外出打工了,留在家里的老人和妇女正在把送水车的水挑回家。

    而那干裂的土地上,一道道沟壑就像是血淋淋的伤口,割在庄稼地里,割在当地居民的生活中,也活生生割在了每一个热爱云南的人心里。

    还记得小学时候,刚刚学了李白的诗《望庐山瀑布》,想象不出“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到底是个什么样子,在我们小城的郊区有一个V型大峡谷,我们叫“深沟”,读书时每年学校都组织去那里春游,而那里的白云洞瀑布第一次让我身临其境“飞流直下三千尺”。这股泉水来自来那座海拔4000米的喀斯特山峰-----牯牛寨。牯牛寨是我们儿时的大冰箱,上世纪80年代,冰箱还并不是一个普及的家电,夏季每日放学后都有山上的老乡用比人还高的背篓从牯牛寨上背冰到城里来买,我们一群小学生就花一分钱可以买一块晶莹剔透的冰块捧在手里,乐滋滋的添着回家,全当做了最美味的冰棍,也是儿时最美妙的回忆,显然,现在的牯牛寨不仅冬季积雪减少,在如此大旱时节,那些透心凉的冰块也是自然没有了。

    石林大叠水瀑布
    你或许没听说过云南陆良,但我想可能没有人不知道石林这个风景名胜地。到云南旅游的人一般不会错过石林,除了看怪石凌厉的石头森林,大叠水瀑布也是不应错过的,那是景未显而声先至的壮美形态登场,它就忽然用轻盈细腻的水雾和雷霆万钧的水势将千米之外的你包围住了。导游会告诉你,即使是在枯水季节,它也不会断水,只是从它那气势磅礴的水柱清减成纤细柔美的银链,这就是在珠江上游,南盘江与巴江交汇处因地表断层而形成的珠江第一瀑——大叠水瀑布。

    我去过很多的瀑布,有的比大叠水壮阔,有的比大叠水险峻,有的比大叠水秀美,但是再也没有哪里的瀑布,能够带给我最初大叠水给我的,那种对于大自然的敬畏和尊重。

    所以,当我们的“低碳救灾”小分队来到大叠水瀑布时,发现由于长期干旱,大叠水瀑布上游河道接近断流,原来的“飞流直下三千尺”荡然无存的时候,我的心里充满了无奈和感慨,大自然给人类的都是最美好最纯净的东西,而人类还给大自然的,却总是伤痕累累。

    与地球友好相处
    在云南进行“低碳救灾”的时候,我们路过许多以前风调雨顺、土质肥沃、物产丰美的小村庄。云南会泽县娜姑村镇云峰村,这个普通的小山村共有60户400口人,从2009年11月开始就靠水泵抽水吃饭了,全村的饮用水都要从350米下的一滩小水源用水泵抽上来。村民李光英今年40岁了,她说,去年秋天种了四五百块钱的种子,今年什么都没收上来。现在正是大春该播种的时候,她翻好了地,却不敢播种下去。

    在这个村,小春已然绝收,每家每户的粮食都所剩不多。现在为了将水抽上来,每天都要一百多块的电费,由全村平摊。一百多块钱,对于生活在城市的我们来说,这笔开销可能微不足道。但对于一个人均年收入只有1300多元的村子来说,这是个相当沉重的负担。更何况,今年以来,旱情使得每亩地已亏损200多元。

    当地71岁的王凤芝老人告诉我们:“稻米是打工的有钱人家才吃得起的,再旱下去,我们连苞谷和洋芋都吃不上了。” 心酸、伤感,各种难言的情绪涌上我们的心头。

    细细想来,这些极端天气都是我们自己造成的。我们是麻烦的制造者,在行走、吃饭、偷菜、放屁间,排出了二氧化碳,在开车、频繁购新衣、使用电器时,排出了二氧化碳,日积月累引起气候变化。那么我们就要成为问题的解决者,从现在开始,从身边做起,在生活中力行低碳减排,携手爱护气候,节约水资源,这是每个人都能做出的救灾贡献。和地球友好相处,不仅是为了云南,也是我们所有人的明天。

    云南,希望再见你时。你还是旅行者心中的彩云之南的植物王国。希望再见你时,你已经擦去了干旱带给你的眼泪,重展笑颜。

    低碳救灾
    ——绿色和平在灾区从云南第一次面临严重旱灾以来,作为一个云南人和专职环保工作者,我总是在想能为此做些什么。2010年云南旱情最危急的时候,绿色和平启动了环境灾害快速反应机制,我们的“低碳救灾”小队从北京飞往云南。我们的当时目标很明确,就是去到旱情最严重的村庄和学校,把太阳能水泵带给乡亲们,用阳光的力量,解决他们的引水、灌地等当务之急。

    一起参加“低碳救灾”的同事感叹地说:“以前来云南都是来植物王国看好山好水好风光,看绿树青山水流潺潺,想不到单单这一次来看的,竟然是触目惊心的干旱。”

    更没想到的是,他当时这话,竟然一语成谶,成了云南这三年来的真实写照。

    东川红土地
    我出生在一个叫拖布卡乡的彝族乡镇,隶属昆明市,位于小江断裂带,金沙江边,也是这次西南干旱的重旱区。这里号称“世界泥石流博物馆”。小小的一个在泥石流滩地上建起来的城市被174条泥石流沟包围。我从来没有奢望过这里会变得绿树成荫,但并不意味着我的乡亲们要遭遇如此的干旱。而这里也是著名的“摄影天堂”——东川红土地,有人说它是“上帝的调色板”,有人把它叫做是比里约热内卢还要壮美的地方。云贵高原含铁丰富形成的红土地上点缀了荞麦、土豆等各色庄稼,形成了一副浓墨重彩的水彩画。我就在这片红土地上出生和成长。家乡的美不用我给大家介绍,透过摄影师的镜头,你们看到的是山川和田野间层次迭起的红色,竞相绽放的油菜花、土豆花、荞麦花,金色的庄稼,风吹过的时候,你真的恨不得整个人都随着这风,融化到这难以置信的美当中。

    就是这样的美景,被干旱和极端天气影响的时候才最为扼腕叹息。当我们到达那里的时候,气候变化带来的极端天气,已经影响了周围很多村庄居民的农田和日常生活。从昆明一路向东北方向走羊场的草是枯黄的。地里的刚抽出穗的小麦是稀疏的,小溪是干涸的、海子是龟裂的……

    黑玛井村72岁的彝族老人陆双兰告诉我们,打从记事起,这是她见过最旱的一年。往年家里六七亩地最好能有400公斤收成,而今年能有几十斤都不错了。寻甸在小法古村的蚕豆地几乎完全绝收了。我们进村时送水车刚到,村里的男人都外出打工了,留在家里的老人和妇女正在把送水车的水挑回家。

    而那干裂的土地上,一道道沟壑就像是血淋淋的伤口,割在庄稼地里,割在当地居民的生活中,也活生生割在了每一个热爱云南的人心里。

    还记得小学时候,刚刚学了李白的诗《望庐山瀑布》,想象不出“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到底是个什么样子,在我们小城的郊区有一个V型大峡谷,我们叫“深沟”,读书时每年学校都组织去那里春游,而那里的白云洞瀑布第一次让我身临其境“飞流直下三千尺”。这股泉水来自来那座海拔4000米的喀斯特山峰-----牯牛寨。牯牛寨是我们儿时的大冰箱,上世纪80年代,冰箱还并不是一个普及的家电,夏季每日放学后都有山上的老乡用比人还高的背篓从牯牛寨上背冰到城里来买,我们一群小学生就花一分钱可以买一块晶莹剔透的冰块捧在手里,乐滋滋的添着回家,全当做了最美味的冰棍,也是儿时最美妙的回忆,显然,现在的牯牛寨不仅冬季积雪减少,在如此大旱时节,那些透心凉的冰块也是自然没有了。

    石林大叠水瀑布
    你或许没听说过云南陆良,但我想可能没有人不知道石林这个风景名胜地。到云南旅游的人一般不会错过石林,除了看怪石凌厉的石头森林,大叠水瀑布也是不应错过的,那是景未显而声先至的壮美形态登场,它就忽然用轻盈细腻的水雾和雷霆万钧的水势将千米之外的你包围住了。导游会告诉你,即使是在枯水季节,它也不会断水,只是从它那气势磅礴的水柱清减成纤细柔美的银链,这就是在珠江上游,南盘江与巴江交汇处因地表断层而形成的珠江第一瀑——大叠水瀑布。

    我去过很多的瀑布,有的比大叠水壮阔,有的比大叠水险峻,有的比大叠水秀美,但是再也没有哪里的瀑布,能够带给我最初大叠水给我的,那种对于大自然的敬畏和尊重。

    所以,当我们的“低碳救灾”小分队来到大叠水瀑布时,发现由于长期干旱,大叠水瀑布上游河道接近断流,原来的“飞流直下三千尺”荡然无存的时候,我的心里充满了无奈和感慨,大自然给人类的都是最美好最纯净的东西,而人类还给大自然的,却总是伤痕累累。

    与地球友好相处
    在云南进行“低碳救灾”的时候,我们路过许多以前风调雨顺、土质肥沃、物产丰美的小村庄。云南会泽县娜姑村镇云峰村,这个普通的小山村共有60户400口人,从2009年11月开始就靠水泵抽水吃饭了,全村的饮用水都要从350米下的一滩小水源用水泵抽上来。村民李光英今年40岁了,她说,去年秋天种了四五百块钱的种子,今年什么都没收上来。现在正是大春该播种的时候,她翻好了地,却不敢播种下去。

    在这个村,小春已然绝收,每家每户的粮食都所剩不多。现在为了将水抽上来,每天都要一百多块的电费,由全村平摊。一百多块钱,对于生活在城市的我们来说,这笔开销可能微不足道。但对于一个人均年收入只有1300多元的村子来说,这是个相当沉重的负担。更何况,今年以来,旱情使得每亩地已亏损200多元。

    当地71岁的王凤芝老人告诉我们:“稻米是打工的有钱人家才吃得起的,再旱下去,我们连苞谷和洋芋都吃不上了。” 心酸、伤感,各种难言的情绪涌上我们的心头。

    细细想来,这些极端天气都是我们自己造成的。我们是麻烦的制造者,在行走、吃饭、偷菜、放屁间,排出了二氧化碳,在开车、频繁购新衣、使用电器时,排出了二氧化碳,日积月累引起气候变化。那么我们就要成为问题的解决者,从现在开始,从身边做起,在生活中力行低碳减排,携手爱护气候,节约水资源,这是每个人都能做出的救灾贡献。和地球友好相处,不仅是为了云南,也是我们所有人的明天。

    云南,希望再见你时。你还是旅行者心中的彩云之南的植物王国。希望再见你时,你已经擦去了干旱带给你的眼泪,重展笑颜。

     

     

     

     

     

     

     

     

    (责任编辑:思力)

    分享到:

    数据统计中!!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点击访问6维度意课公开课
    6维专题
    保护西湖 我们在行动
    环保部确定2017年中国环境日主题:“绿水
    洱源西湖湿地
    湿地是地球上最重要的三大生态系统之一
    农药对儿童的危害
    农药是用于预防、消灭或者控制危害农业
    返回首页 | 加入收藏 | 关于我们 | 加入6维度 | 广告服务 | 友情链接 | 免责声明 |
    Copyright ©  6weidu.com   技术支持:意酷网络
    滇ICP备11002274号  公安备案:53010203302087    
    sitemap:XML version HTML version